近日中日关系越来越紧张,日本国内有关抗日游行报道接踵而至。面对这一局势,有些人中国人作出这样的破坏行为感到害怕。有些在中国生活的人不敢在外面说汉语,装作自己是韩国人。我也网上看到很多关于抗日游行的报道,心里感到不少惊讶。不难想象很多人现在对中国及中国人会带有负面情绪。面对这一局面,我理性地能理解这样的心里,但感情上很难接受这样的结论。
 
钓鱼岛到底是日本的还是中国的,这一问题搁在一边现在不想谈。我难过的是现在的局面给中日关系带来的负面影响会有多深?
 
有人说美国把原子弹投在广岛,但现在有多少日本人提这往事责备美国?为什么中国人把过去的历史时时提出来指责日本?以前面对这一提问,我无法辨论。但我还是想民族的意识,尤其是关乎到过去被他国侵略的民族意识,不能以比较的形式简单的分析出来的。因为我也有类似的感情,虽然我喜欢美国人及美国电影,但我很讨厌美国政府,特别是小布什担任时期的各个政治家们。
 
我想起来我在中国生活的那两年,对日本过去的侵略行为竟然没有一个人指责我。我几次访问一些农村主动采访过农民们,他们生活的地方就是以前被日军侵略过的地方,应该从祖父祖母们听到的故事记忆犹新,但他们没有向我表现出来任何的敌意。甚至有些人在我处于困难处境时,主动伸出手帮助我。这些经历漫漫的在我心里产生了对中国人的无条件的感激与
包容。
 
我这次无法放过这些负面报道是与我个人的背景有很大的关系。同时又担心看到这些报道的人当中,有多少人有过跟中国人直接的交流?我不得不怀疑日本政府实施钓鱼岛国有化这一措施的时间正好在9月18日前面,这是不是有另一个意图?生活在中国的日本人一定知道每年9月18日中国各地举行纪念活动,鞭炮声随处听见。针对这一时期,日本政府作出国有化措施,不难想象在中国大陆会有强烈的抗议。
 
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位朋友给我发电子邮件。他是日军制造的化学武器的受害者,受伤已有30年。他信上写着,现在中日关系稿得很紧张,但我们的友谊是永久的。说出这句话的他,因为日军遗留下来的化学武器失去了健康的身体,受尽折磨。以前,“建立中日友好关系”这句话,对我来说只是书面好听的话而已。后来,我接触过处于同这位朋友相同情况的很多中国人,我对中日友好关系的意识也渐渐地变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中国人拥有无条件地接受他们主张的意愿。也许因为我对过去日军的侵略行为有着挥之不去的负罪感,也因为我接触过很多心底善良的中国人而对中国人产生了无法改变的好感,也因为我接触过在日本国内因受日本人欺负而处于困境的中国留学生。每个经历的碎片不知不觉地形成了我对中国人一定的印象,让我面对这一局势无法沉默无法放过。
 
中日之间曾有过一段不幸的历史。这一历史的真实事实是很难确定的。生活在战后时代的我们,没有战争的经验,参与过战争的军人也越来越减少。民族之间的仇恨不是一朝一夕能处理好的。光看现在的中日两国间的紧张局势,不难看出解决历史问题不是简单的事。就是有了这样复杂的背景,我想我们不应该轻易地相信报纸上的消息,因为报道经常会诱导把民众意识集中于某一个新闻,这些做法的意图是诱导民众的注意力转向为其他方面,把重要的消息掩盖在群众意识之外。所以,报纸和电视采取激动人心的手段时,我每次告诫自己应该小心,冷静地看待事态的发展。因为这些事态的背后,可能会藏着更激动人心的消息。
 
我每次想到如何解决中日两国之间的矛盾时,自己真搞不清应该怎样做才能解决这一问题。这次,看到上面谈到的那位朋友的信,我毫无线索的解决方案似乎抓住了一些提示。那就是我们应该更多地跟中国人沟通,从民间的层面加深相互理解。用政府的立场寻求和平也是重要的。但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个人更多地把希望寄托于民间层面的交流了。以前认为这些交流不会有很大的作用,但这位朋友的话语,对我起了很大的作用,比以前相比,中日两国关系,在我眼里有了更重要的意义。

我下月准备访问中国。到时候,我一定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多多要跟当地人交换意见,听取他们的想法,然后作出自己的判断。抗日游行,发生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国,只靠那些片段报道,能知道其中多少事实?我只能相信我耳闻目睹的东西了。